海歸博士縣長生前事跡上銀幕《柴生芳》享譽平壤電影節

2018-10-15 編輯:admin 閱讀次數:
  導讀: 2012年去朝鮮平壤時,張忠是電影《平壤之約》的制片人和出品人,那時他都沒想到,與平壤的緣分會持續到2018年。在近日落幕的第16屆平壤國際電影節上,由國家一級導演張忠編劇、監制、指導的電影《柴生芳》獲得組委會特別獎。昨日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采訪時...

2012年去朝鮮平壤時,張忠是電影《平壤之約》的制片人和出品人,那時他都沒想到,與平壤的緣分會持續到2018年。在近日落幕的第16屆平壤國際電影節上,由國家一級導演張忠編劇、監制、指導的電影《柴生芳》獲得組委會特別獎。昨日在接受北京青年報記者采訪時,張忠表示,得獎固然開心,但他更期待多拍主旋律電影,讓中國的主流精神傳播到全世界。

最初是想拍部電影紀念朋友

電影《柴生芳》根據甘肅省臨洮縣原縣長柴生芳生平事跡改編,生前是甘肅省臨洮縣第一位博士縣長,因長期超負荷工作,勞累過度,2014年8月15日誘發心源性猝死,年僅45歲。

電影《柴生芳》由電影文學劇本征集“夏衍杯”獲獎者、國家一級導演張忠編劇、監制并指導,郭秋成主演柴生芳,青年演員杜少杰等主演。影片由甘肅省委宣傳部,求是影視中心、《紫光閣》雜志社、甘肅省委組織部、北京合力槳影視公司、河之南影視公司、蘭州電影制片廠、天潤文化產業有限公司等單位聯合出品。

張忠透露,柴生芳生前是自己的好友,在海外獲得博士學位后,主動要求回家鄉做基層干部,令人敬佩。柴生芳來北京時,兩人都會相約見面聊天。2014年,張忠前往臨洮縣附近拍戲,原本計劃第二天一起吃飯,沒想到早晨就聽到了柴生芳去世的消息。張忠說當時自己的感覺是“天崩地裂、難以相信”。“他這么年輕,怎么突然就走了呢?”張忠感慨基層干部太辛苦了,柴生芳那些年來一直是超負荷工作。

如何化解悲痛紀念朋友?張忠想到了拍電影。而創作的過程卻讓張忠“身心俱疲”——劇本就寫了7個,2014年8月籌拍,2015年5月開機,主場景在北京、四川和甘肅蘭州、慶陽、皋蘭及臨洮。為真實再現柴生芳事跡,編劇團隊曾深入隴西縣、定西市安定區、臨洮和柴生芳老家慶陽,深入了解柴生芳的工作生活環境,挖掘細節。

電影拍完了,甚至還獲了獎,但是張忠說現在想起朋友,“依舊很難過”。

“申請”后獲準去朝鮮影院

平壤國際電影節誕生于1987年,其宗旨是“自主、和平、友誼”。電影節也是朝鮮為數不多的與全球電影界交流的主要平臺,為民眾提供了寶貴的觀看世界電影的機會。本次電影節邀請朝鮮、中國、俄羅斯、波蘭和加拿大等國的5名評委組成國際評委團。電影節期間放映來自朝鮮、中國、俄羅斯、伊朗等國的上百部影片,共設有“最優秀獎”“組委會特別獎”“評委會特別獎”等五個獎項。中國共有16部影片入圍主競賽和展映單元,包括《戰狼2》《柴生芳》《建軍大業》《老阿姨》等。中國電影《柴生芳》榮獲組委會特別獎。

對于朝鮮電影和平壤國際電影節,張忠以“專業”來評價——雖然朝鮮電影產量不多,但依然可以看出它繼承了蘇聯的嚴謹體系,而且電影人也非常專業;此外,朝鮮電影在動畫加工、3D技術方面有其獨到之處。

張忠透露,目前正在和朝鮮電影進出口公司洽談拍攝紀錄片《新賣花姑娘》。他希望通過電影的方式把電影女主角過去和現在的生活展示出來,介紹給中朝兩國人民。此外,他希望拍攝一部朝鮮編劇寫的電影,劇情是一名中國父親在朝鮮尋子的故事。

張忠表示,與入圍本屆平壤國際電影節的其他影片相比,《柴生芳》在創作成本、藝術渲染、發行宣傳、院線票房方面并不占優勢。此次能夠獲組委會特別獎,出品方和攝制單位及《柴生芳》主創團隊深感榮幸、深受鼓舞。“我們感到,這一‘特別獎’有著特殊的意義表達:一是表達了國內外各界對于抑制低俗媚俗庸俗雜音、呼喚社會正能量和主流價值觀回歸的熱切期待;二是表達了對提高中國文化軟實力,推動中國文化走出去的殷殷期望。”

講好中國故事,用好作品連通世界

在張忠看來,好萊塢電影一直在向全世界傳播著“美國精神”,因此中國電影人也應為樹立“文化自信”、傳播中國主流精神盡自己的力量:“《柴生芳》創作過程中,我一直鼓勵創作團隊要有大視野、大情懷,要把主旋律電影拍攝提升到對中華文化的發掘與傳承的高度去認識。都去商業化、快餐化、庸俗化,用什么去引領社會呢?”

張忠認為電影市場需要百花齊放,有商業片、有文藝片,有喜劇、愛情等題材,那么也應該有主旋律影片的一席之地。在他看來,“主旋律電影”僅僅是一個中國特有的名詞,在美國及其他一些電影發達國家,主旋律電影就是主流影片,“多拍好看的、讓年輕觀眾接受的主旋律電影,是影人,尤其是年輕影人應該承擔的責任。”

除了《柴生芳》,張忠還創作了《燕振昌》《父親的夢想》等主旋律影片。這些拍攝經歷讓張忠深切感受到:中國不乏生動的故事,關鍵要有講好故事的能力;中國不乏史詩般的實踐,關鍵要有創作史詩的雄心。要講好中國故事,對待每一部作品都要有敬畏之心,杜絕浮躁庸俗之氣,用精品打造“中國口碑”。同時,還要扶持一批面向國際的文化團體、非政府組織,減少政府直接參與、淡化官方色彩,鼓勵和支持其開展國際文化交流合作,在更多國際場合發出中國聲音、增進文化認同。另一方面,導演編劇演員等主創則需增強“內功”,最終通過多方努力,拍出優質產品,讓主旋律影片能“叫好又叫座”,成為電影市場主流。

相關鏈接

好公仆柴生芳

柴生芳,男,漢族,1969年7月出生,甘肅寧縣人。1997年5月,北京大學考古系畢業的柴生芳赴日本國立神戶大學留學,獲博士學位。歸國后于2006年主動請纓從甘肅省委辦公廳調任有“苦甲天下”之稱的定西工作,這一干就是8年。2013年出任定西市臨洮縣縣長。

2014年8月14日19點30分至8月15日凌晨1點30分,柴生芳在主持召開縣政府常務會議后,返回辦公室休息。原定15日早晨7點30分下鄉,7點50分工作人員在其辦公室發現他已無自主呼吸,經送縣醫院確診為死亡。

柴生芳生活儉樸,他乘坐的公車上,除了雨鞋、雨衣、草帽、茶杯、筆記本外,再無他物;他逝世時,腳上還穿著滿是破洞的襪子。“升官發財,莫入此門”,這句話被醒目地寫在柴生芳一本工作日志的扉頁上。

柴生芳去世后,先后被追認為定西市“優秀共產黨員”、甘肅省“優秀共產黨員”、中宣部“時代楷模”、中組部“全國優秀共產黨員”。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有侵權,請您告知,我們將及時處理。

浙江快乐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