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如何調控愛情的濃度

2018-9-5 編輯:admin 閱讀次數:
  導讀:   以前TONNY每天上班前都要和我吻別,現在臨走招呼都不打一個。有事打電話去他公司,他送上一句“我現在很忙”,電話“吧嗒”一聲就掛了;兩人一起吃飯,以前他頻頻給我夾菜不說,連魚都是要挑凈了刺才送到我碗里的,現在我精心準備了晚餐,他筷子胡亂一攪...

  以前TONNY每天上班前都要和我吻別,現在臨走招呼都不打一個。有事打電話去他公司,他送上一句“我現在很忙”,電話“吧嗒”一聲就掛了;兩人一起吃飯,以前他頻頻給我夾菜不說,連魚都是要挑凈了刺才送到我碗里的,現在我精心準備了晚餐,他筷子胡亂一攪,頂多評價幾句“這個咸了,那個淡了,這個菜沒洗干凈,那個炒得不夠嫩”。以前總是他給我一些暗示,現在即使我一絲不掛躺在他面前,他也不會有絲毫興趣了。過了不久我們協議離婚。

  終于他要出差一個月。他走后我算是清靜了。睡眠終于有了質量,再也沒有人在身邊膩膩歪歪地抱怨你身材不夠性感,穿的衣服太老土,在床上像個木乃伊沒一點激情,更不懂技巧什么的。但過了一個星期,我也因為業務關系到他出差的城市。

  這么湊巧,我剛住下就看見TONNY。我當時上衣就穿著一個薄真絲半透明衫,紅色的,下邊穿了一條緊身褲,說不上漂亮,但很性感。見我這身打扮,我分明看見他眼中的異樣的目光。原來他就住在我隔壁,但是還有一個男同事。為了節省開支,我也是和一個女同事同住。

  晚上TONNY給我發短信:我今晚很想你!不遠處一家KTV飄出S·H·E的歌:“我要對愛堅持半糖主義,永遠讓你覺得意猶未盡,若有似無的甜才不會覺得膩,我要對愛堅持半糖主義,真心不用天天黏在一起……”我若有所思。

  第二天辦完事,我要回去了。當晚估計誰都沒睡好,TONNY第二天眼圈發黑地帶我去吃我愛吃的水煮魚。我們吃了一下午,后來,他好像有什么事情沒有解決,提出留我住下,我知道天晚了,今天回不去,恰好他同事說今晚有活動不回來。

  俗話說“為人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人敲門”。我和TONNY雖不虧心,但做的卻是見不得人的事,就怕夜間同事突然回來了或者有人叩門。

  TONNY坐在我身邊,很認真地看著我。他忍不住開始撥弄我的頭發,一種奇怪的感覺覆上我的嘴,TONNY的臉變得很近、很近……

  第二天TONNY無比深情地看著我:“……昨天晚上那會兒我真的很有感覺……我們復合好不好……”

  事后,我們回味這段激情燃燒的“偷情”,覺得難以置信。那一夜夫妻間的“偷情”,重燃了我們的性愛激情。有了這次經歷,我們開始了正式的“月末夫妻”:一個月見一次面。咦,不知怎么回事,分居竟激活了我們夫妻兩人相互牽掛的神經,尤其是月末相聚時,更激發了小別勝新婚的澎湃……

  點析:在這個愛情流行疲憊的年代,許多人結婚前一張單人床都覺得大,結婚后一張兩米大床都覺得小。于是一種新的情感主張叫“半糖主義”,對這種主義,臺灣女子組合S·H·E自有宣言:“我要對愛堅持半糖主義,永遠讓你覺得意猶未盡,若有似無的甜才不會覺得膩,我要對愛堅持半糖主義,真心不用天天黏在一起……”當激情不再,引發的不只是身體上的距離,更是心理上的距離。享受“半糖主義”生活方式的男女各有因由,無奈、著意追求者兼有之。“存在就是合理”,這構成了當今婚姻家庭生活中的一道風景線。就像對待飲料一樣,加半勺糖就夠了,發揮到一半剛剛好,不要全情投入,太甜太膩太滿只會加速愛情的滅亡,知進知退,這或許就是新世紀的愛情觀點。所以如果你覺得自己的愛情有些乏味,就相見不如懷戀吧,這對飲食男女來說可能是最有效果的。當然了,實在勉為其難,雙人房單人床也行,“愛我就離我遠點”。如何把握濃度,不把半糖演變成無糖,才是問題核心。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有侵權,請您告知,我們將及時處理。

浙江快乐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