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男秘書的愛情花樣年華

2018-9-7 編輯:admin 閱讀次數:
  導讀:   我可不想變成被公司員工背后揶挪的“男人婆”,所以盡管我在公司里仕途坦蕩,一路被提升為公司里的二號人物,但我待人接物還是刻意守循著女人的溫婉之道。   最近,香港老板把公司所有的日常業務交由我一人打理,并聲明他只在月底派人來核對一下賬目就放心地回...

  我可不想變成被公司員工背后揶挪的“男人婆”,所以盡管我在公司里仕途坦蕩,一路被提升為公司里的二號人物,但我待人接物還是刻意守循著女人的溫婉之道。

  最近,香港老板把公司所有的日常業務交由我一人打理,并聲明他只在月底派人來核對一下賬目就放心地回香港去了。這可不是一家朝不保夕的小公司,而是上海電腦配件業有影響的大公司,重任壓肩,我的壓力可想而知。

  在別人眼里我是個成功的女人,每日上班有寶馬車接送,還有誘人的年薪和分成。其實為了得到這一切,我失去了在細碎生活里感受溫馨的那份悠然,永遠的工作狀態讓我忙得甚至沒有時間戀愛。早已年過三十的我,至今依然孑然一身,當然我也不會有閑暇為孤獨而傷感。

  老板離開,原來的女秘書榮升為老板娘后也跟隨去了香港,我通知辦公室主任趕緊招聘一名秘書。幾天后,通過考試勝出的秘書走進我的辦公室時,真是讓我大跌眼鏡:站在我面前的秘書竟然是個頭發梳得一絲不亂、西裝畢挺的大男人!我在心里暗暗揣摩著主任的用意:是不是覺得我沒男人要,弄個男秘書來嘲弄我?單身女人的過度敏感讓我常愛鉆牛角尖,我苦笑一下想,他們未必有這個膽子,可是一個獨身女人和一個大男人朝夕相處一室總有些有礙眼觀,還是不用為妙!我猶疑著低頭看了一眼他的簡歷:繆飛,文秘專業畢業,有過3年某大公司專職秘書的經歷……他的簡歷無可挑剔,就此把他打發走,似乎有失公允,也顯得我心虛似的,不如給他出點難題,刁難他一下,讓他自己知難而退。我順手拿起桌上一大摞稿子說“給你30分鐘,把它打印好,10點帶上它準時參加業務談判。”

  我看著他抱起文稿奔向那張秘書桌時,心里居然有了惡作劇般的快感。離談判還有不到10分鐘時,我通過局域網電腦看到繆飛已整理好了所有的文件,還有閑情把原來秘書小姐的文件域名“朱小姐辦公室”改成了“繆師傅作坊”,我“噗”地一聲樂了,沒想到他除了手上活兒作得快外還有點幽默感。

  那天的談判極為順利,對方談判代表在我步步為營的緊逼中終于就范,同意按我的條件草簽合同。繆飛那天的表現得體,我沒有理由對他再持偏見。我轉念一想,其實男秘書有什么不好?

  中午吃飯時,用眼角瞟了幾眼正捧著盒飯的繆飛,我突然發現他很像正在影院熱演的《花樣年華》里的梁朝偉,雖然無閑暇去看這部電影,可因為喜歡梁朝偉,經過電影院時不由地在海報前略作駐足。

  以后,繆飛跟隨我出席大大小小的談判,因為那些談判資料都是出自他手整理出來的,面對對手,他適時而動,配合我的談判進度,一份份拿出資料,每當這時他總顯得比平時機敏靈活,他任勞任怨,從不為加班叫苦不迭,每天奔忙在我的前后,晃動在我的視線里。

  一個月很快就過去了,發工資那天,我特意把他叫到身邊,遞給他一個額外的紅包,他笑著說了聲:“謝謝。”他笑時那張臉立刻生動起來。

  一天晚上,他與我一起去陪一幫東北的客戶吃飯。席間,客戶頻頻舉杯邀酒,我無法回絕,我知道東北人把這看成誠意的象征。幾杯高度酒下肚,我有了雙腳離地的飄忽感,這時,繆飛撤掉小酒杯,換上斟滿酒的大杯說:“為了表示對各位的敬意,我替王總干了這杯酒。”說罷揚脖喝盡了那杯酒,他的架勢讓客戶開懷,說從未碰到如此豪氣的上海人。那天大家盡歡而散。那天晚上我第一次有了一種依賴于一個人的感覺。

  那天之后我開始有了一點點改變,那些名貴的暗色套裝被我冷落在衣櫥里,我重又青睞粉蘭、嫩黃這樣的十足女人味色系的套裝,走進辦公室不再感到沉悶,而是有一種莫名的愉悅感。看到繆飛坐在辦公桌前忙碌的身影,我浮燥的心立刻就會沉靜下來。

  生日那天,我約了繆飛共進晚餐,只有我們兩個人。我想在如此浪漫的月夜告訴他過了今天我就32了,我要向他訴說我暗壓已久的一句話:“我愛上了你,我的秘書。”我相信他對我也有同樣的心意要表白。

  那晚我刻意裝扮自己,讓自己顯得風姿綽約。我早早坐在約定的和平飯店,望著燈火闌珊的外灘景致,心潮起伏,不停地演練著那些醉人的話,臉上因興奮的期待泛著紅暈,這時身后傳來熟悉聲音:“王總,讓你久等了。”

  我轉過身望著繆飛的眼睛里流光溢彩,忽然,我發現他的身邊竟然站著一個清秀可人的女孩子,我臉上的笑剎時僵住了,繆飛親昵的拉著女孩子的手說:“她是我的女友小夏。”

  雖然失落感一點點在心里彌漫開來,我表面上卻若無其事地招呼他們就座。小夏驚呼著說我太像《花樣年華》里的張曼玉。張曼玉?梁朝偉?我突然抑制不住地放聲大笑起來,多好的組合!可我們卻永遠無緣演繹一場“花樣年華”。這時,小夏掏出一個小小的禮品盒:“HAPPY BRITHDAY TO YOU!”

  我詫異了:“你們怎么知道我的生日?我并沒有說呀!”繆飛俏皮地說:“別忘了,我可是您的秘書,作秘書的當然應該記住老板的生日。”

  是的,他只是我的秘書,僅此而已,那些細膩的體貼、為我所做的周詳思忖、唯命是從、亦步亦趨甚至溫柔的語調統統因為我是他的上司,貌似堅強的我卻在他公式化的溫柔中一廂情愿地幻發出讓我迷醉的愛!

  望著眼前這對卿卿我我的情侶,我突然覺得,真的不應該再用繁忙的工作來搪塞自己,我也應該演繹屬于自己的花樣年華!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有侵權,請您告知,我們將及時處理。

浙江快乐彩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