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女強人遭遇“藍顏知己”

2018-9-11 編輯:admin 閱讀次數:
  導讀:   在一頓咒罵男人的午餐過后,我遇見了文藝小說里走出來的百分百男人。   那頓午餐的結論是,男人都是愚蠢不堪的家伙,沒有人懂得欣賞內心敏感、心思細膩的女人。當我就這樣懷著滿腔憤懣回到辦公室的時候,看見一個陌生的男人正在檢查我的電腦網線。 他就像早已熟識我一般...

  在一頓咒罵男人的午餐過后,我遇見了文藝小說里走出來的百分百男人。

  那頓午餐的結論是,男人都是愚蠢不堪的家伙,沒有人懂得欣賞內心敏感、心思細膩的女人。當我就這樣懷著滿腔憤懣回到辦公室的時候,看見一個陌生的男人正在檢查我的電腦網線。 他就像早已熟識我一般,微笑著問我:“吃飯回來了?你的襯衫 領子是否沒弄好?”

  我第一次覺得完全籠罩在一個男人全方位的體貼中。當我正要摸索自己的衣領時,這個男人已經適時地為我翻好了領子并且很自然地拍了拍我的肩溫和地說:“吃飯回來不要走得這么急,對消化沒好處。”平時凜然不可侵犯的我竟然沒有對這個男人的動手動腳感到生氣,因為這種感覺親切得如此恰當好處,就像一個大哥對待自己疼愛的小妹。

  我的秘書介紹說,這是電腦網絡維護公司的大衛,今天第一次過來。 那頓咒罵男人的午餐參與者是我的閨中密友索菲,這是高級辦公地段里兩個女強人見縫插針的小聚。索菲是4A公司的創意總監。 結果午餐后大衛的出現徹底推翻了我的論斷。大衛離開我辦公室的5分鐘之后,我收到了他的短信:“平時多出去呼吸新鮮空氣,下次看見你,希望你氣色更好。”

  緊接著,大衛第二次出現,帶來了一個小小的熏香爐,他說:“我看你偶爾抽煙,辦公室里空氣流通不好,常常熏香可以改善你這個小空間的空氣質量。”我被感動得差點暈倒。 大衛第三次過來的時候,帶來了為我重裝一新的手提電腦。因為上回我提到自己的手提電腦被病毒黑了,當然這是我的私人電腦,與大衛為公司提供的服務無關,但是大衛自告奮勇要幫我修理。

  為了表示感謝,我提出請大衛共進午餐,順便也約了索菲,我想讓索菲看看,天下也有體貼如斯的男士。此外我覺得自己被這個男人打動了,唯一不能接受的是大衛只是個電腦公司的普通職員,所以我希望索菲幫我拿個主意。

  這頓午餐讓我覺得有些不舒服。大衛點餐的時候表現得相當出色,蔬菜、低熱量食品、良好的營養搭配,處處體現出對女人的體貼,不像其他男人只會挑肉類點。可是用餐過半,大衛忽然對著索菲說:“你一定很偏愛穿黑色吧,這很適合你的氣質,只是如果加上一點有色彩的裝飾,你會更加漂亮。我正好有一個掛墜很配合你這一身,下次帶給你。”我的一半大腦問自己,這個男人怎么對每個女人都像愛神投胎,另一半大腦卻在說,也許他只是為了討好你,才對你的朋友表示關心。

  回到家打開手提電腦,我被徹底征服了,因為那臺電腦的每個文件夾被整理得妥妥當當。每一個我胡亂存貯的文件都被分類了,最動人的是,文件夾的名字都被改為“安妮的文檔”、“安妮的收藏夾”、“安妮的音樂”,“安妮”的整個世界似乎都被這個男人的愛意包圍了。可是大衛的言語從未越雷池一步,他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藍顏知己”,而他與我之間難道只是“第四類情感”嗎?

  經過幾周的苦思冥想后,某個夜晚,我打電話給索菲,想征求好友對這件事的看法。索菲在電話里的聲音興奮異常,她聲稱可能墜入了愛河:“安妮,我從來沒遇見過這樣懂女人的男人!他特地給我送來了掛墜,你想象不到那有多適合我的那套套裝 。還有我的手提電腦,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每個文件夾都以我的名字命名,天知道他花了多大功夫。他還幫我下載了很多好聽的愛情音樂……”

  我再次打開自己的手提電腦,果然發現電腦里也多了一個文件夾,里面有很多愛情歌曲。 處于愛情錯覺中的索菲智商下降,她居然把公司一部分平面設計的工作介紹給了大衛做,因為大衛說他以前做過平面設計。要知道這可是國際知名品牌的設計,以挑剔見長的索菲,這次好像連創意總監的責任都忘記了。

  我想了想,發現自己沒資格教育索菲,因為前一陣大衛跟我說,他想做些電腦網絡維護的私活,光靠公司那些工資實在太低,結果我為他介紹了好幾家公司。 幾天后,大衛又來了電話:“安妮,你平時工作這么辛苦,也要護理一下自己的皮膚呀。我有個朋友正好開了一家美容院,離你們公司很近的,有空我陪你去看看吧。”我走進美容 院,發現老板也是一個女強人式的女子。那個女人一看見大衛就笑靨如花:“親愛的,我的手提電腦最近好像又有些問題了,你幫我看看吧。”

  我頓時明白了,原來這里還有一個“第四類情感”的共有者。晚上索菲在電話里氣惱異常:“大衛帶我去買了幾千元的美容卡,我后來才知道,他拿了一半的回扣。” 大衛打給我的最后一個電話是這么說的:“安妮,你這里有家居用品的海外訂單嗎?我有一個朋友在奉賢開了一個家居用品廠,規模挺大的。”我認識這家廠的老板,那也是一個單身 的女強人。我沒有點破大衛,但我知道大衛原來是用“第四類情感”在組織一個女強人商業聯合會呢。

  心理分析

  在我們身邊常常看見一些賣弄性別魅力的男女,性別對于他們來說是一種捷徑,憑借著營造“第四類情感”的曖昧氛圍,他們可以用最快捷的方式獲得對方特殊的優待。這個案例中的大衛就是把這類情感當作“贏得特殊優待的捷徑替代品”。

  和人建立一份彼此信賴的關系需要花費漫長歲月的真心關愛和耐心磨合,現在有幾個人愿意這么做呢?大衛想要以較低的人際交往成本換取較高的回報。況且,現代人的交往講究互為所用,友誼都是合作過程中的副產品。大衛作為一個電腦網絡檢修工又有什么資本去和女經理、女老板們交際呢?除了依賴性別吸引的捷徑。

  “第四類情感”給了這種捷徑以合理化支持,按這類情感的定義,一個“藍顏知己”當然可以同時有很多“紅顏知己”,相互不存在沖突,更不用再忌憚道德壓力。所以大衛獲得了頗為龐大的人脈資源,而且大多數異性很甘愿地為他付出,而他自如地把這些“第四者”們像有價證券一樣攢起來適時利用,為他的財富王國添磚加瓦,這實在堪稱一個成功的愛情商人。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如有侵權,請您告知,我們將及時處理。

浙江快乐彩玩法